中新社北京7月23日电,www.56.net中国科技云·超算云

 必赢官网     |      2019-12-23 19:37

北龙超云总经理吴迪介绍了北京超级云计算中心的发展情况。据悉,中心成立8年来,在基础设施和服务体验方面不断创新提高,2018年中心发布了中国科技云·超算云平台,以云服务的方式进一步提升了用户使用体验,同时在“元”超级计算机之后,中心根据用户需求进一步扩大了资源规模,目前,北京超级云计算中心高性能计算资源累计达4000节点,总核心数量超过100000 CPU核。根据规划,2020年,中心总计算资源计划达到10000节点,同时预计将有百Pflops以上国产超级计算机上线,为更多科研用户提供更好的超级云计算服务。

最近,超算领域学术界和产业界人士围绕“中国超算服务创新”展开了一场热烈的讨论。起因是,北京并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健从超算建设投入产出比的角度提出,虽然中国超算近年来取得了瞩目的成就,但超算服务的模式还很落后,特别是一些自建院系、单位级和用户组级超算集群,投入产出比远不及大型超算,且年平均利用率低,这种“小农经济式”超算服务形态,急需改进、创新。如何为科研提供更好的超算服务,是中国超算的一大命题。陈健提出的解决方案是“超算上云”。作为超算云服务提供商,陈健认为,超算的使用者大都要经历“国内外大超算平台排队上机——自建超算集群——租用超算——超算云服务”的过程,这是一个“从落后的生产力逐渐过渡到更先进的生产力形式”。以此为发端,超算领域学术界、产业界人士从各个角度给出了他们的理解和思考。超算“全盘云化”有其局限之所以以“小农经济”类比,在陈健看来,自建超算集群就好比自种“两亩自留地”,这些自建的中小微超算有些浪费,不如大家都把需求集中起来,把无数的“两亩地”汇集成“万亩良田”,大家通过超算云服务的形式,从大型超算上按需购买计算资源,不但可减少浪费,还能提高应用效率。相应的,陈健把并行科技比作“制造大型农机具的”——只有大型超算多了,“现代农机具厂商”才好开张。但是,超算全部上云,现实吗?虚拟化和云计算专家麻清刚提出,从技术上来讲,限制超算“上云”的条件是网络带宽。“如果可以以极低成本拉一条400G的网络专线,超算还真有可能全盘云化——但不一定都是公有云,私有云、企业云、行业云等形态都可能存在。”但是,带宽问题目前很难逾越。“带宽费用是阻碍我们去内蒙古建超算的最主要原因,节约的电费都给运营商买带宽去了。”北京大学高性能计算平台主任工程师、计算中心系统管理室主任樊春这样说。内蒙古电价为每千瓦时0.26元。近年来,西部地区利用“超低电费”的条件大力投建IT基础设施,这对于一般的云计算中心来说是个利好,但对于超算而言,并不一定可行。樊春说,对于大部分超算用户来说,速度和价格是排在前两位的。超算中心对外提供计算服务,只有同时满足这两点,用户才愿意买单。且不说“拉一条400G的网络专线”是个很大的前提,仅超算服务“全盘云化”这一点,中科院计算所研究员、国家超级计算济南中心主任张云泉就不太认同。他从超算需求的角度出发,认为目前超算云服务只能支持一些中低端计算需求,那些更快、更大规模的需求,超算云服务的形式还提供不了,“就像当年网格计算声称可全面取代超算一样,超算服务全盘云化几乎不可能”。超算成本下降还需规模效益樊春还提出一个问题:“超算云技术管理上无法降低成本,从而无法降低对最终用户的价格,这是超算云发展的最大障碍。”这一观点与陈健提出的观点相悖。陈健此前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称,超算云服务商的角色,就是通过研发软件和方案,以技术输出提高超算集群的易用性和有效利用率,从而降低超算的使用成本——把超算的每核时成本降低至一毛钱。二者的矛盾点在哪?一个答案是:用户规模。只有用户规模上去了,两人的观点才能找到平衡点。一方面,陈健认为樊春所在的北京大学校级高性能计算平台,已经有了足够大的规模应用,规模效益已现,所以北大能够给予用户更低的价格;另一方面,陈健也深知城域网光纤非常贵——他们就投建了从广州超算到北京的城域网光纤专线,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并行科技也实现了规模效益,通过这条光纤专线,并行科技有每年数千万元的超算云服务经营额。“这是一个极具规模效益的基础设施投入。”陈健感叹。那么,现在中国超算应用是否到了产生规模效益的节点?陈健认为“是”。他给出了一组数据:并行科技依托各大超算中心资源提供的超算云服务,现在已经有近1.5万个客户,并行科技给用户提供的超算价格,经核算比自建超算低一半。此外,2018年并行科技超算云服务合同额已达2亿元,预计2019年会达到3亿元。“这是无数科研工作者用脚投票的结果。”陈健说,长此以往,中小微超算集群建设的越少,中国超大型国家级超算、大型地方超算、校级超算乃至公有云超算就发展得越好。没谁能“一统江湖”以云服务的方式提供超算资源,这块市场上并不只有并行科技。阿里云等云计算巨头,也“顺手”做了超算的云服务;一些大型超算中心,也探索了超算云服务的模式,国家超级计算天津中心就是一例。“我们做超算云,是为了让用户用起来更好用。”国家超级计算天津中心一位要求匿名的专家说,“不管是超算云还是云超算,本质是为用户服务的形式。服务形式确实可以降低用户使用门槛,让用户用起来更简单,但不应过分夸大使用模式的作用。”他认为,并非只有超算云才能解决现在的超算服务问题。阿里云高性能计算负责人、资深技术专家何万青也持类似观点。他说,超算是个大生态系统,中国是个超算大国,必然有各种模式的超算集群——有国家投资建设的,有诸如并行科技以SaaS和PaaS形式提供增值服务的,也有诸如阿里云等云计算公司提供的商用系统,“只要用户认为他出的价格符合自己所需的价值,就是合理的”。至于超算服务的价格,何万青认为:“价格永远是市场行为,甲之蜜糖,乙之砒霜。有的用户愿意出高价购买,其他用户也许弃之若敝履,这就是市场。”何万青举例说,一些科研型和渲染型客户,他只在灵感或者创作来了之后,才会启动计算的点对点模式,这时候资源灵活调度和自动伸缩比线下性能优化更重要——而这其实是云计算比较擅长的领域。“举例是想说谁也别想一统江湖。大家各有所长,客户、技术需求、业务特点和生态发展也是多样性的。“何万青说。超算应该部分免费吗在超算平台建设方面,陈健提出,事实上目前我国的国家级超算一直是不核算建设成本的,对重大应用采取免费或者低价支持的措施;一些高校超算,一般采取免费或低价使用手段,“其实都是亏本在服务校内用户”。对此,在超算领域从业多年的中科京云总经理贺建海提出一个大胆的想法,“我认为国家级超算应该向基础研究提供免费计算资源。”曾在三家国家级超算中心工作、现任职于鹏城实验室人工智能研究中心的王丙强认为,该出发点虽好,但在实际操作中,可能会带来混乱:谁会对免费的东西不动心?但他也提出,有关科技主管机构,确实应该考虑降低使用计算资源的成本和门槛。张云泉也觉得,免费难免浪费,但面向基础研究领域,超算可以尝试提供尽量低的价格,降低获取成本。樊春结合他们在北大高性能计算平台提供超算服务的经验提出,面向那些小规模短时长、纳入教学任务的超算使用需求,可以且应该免费,以降低学生学习的门槛;而面向基础科研,比较耗费资源的高性能计算任务是不能免费的,但是应该以极低的价格提供给科学工作者使用。“收费是为了防止滥用资源,不是为了赚钱。”樊春说,收费的价格要让“挖矿”等无利可图。而低价格是为了降低用户使用成本,符合“价格低—用户大量使用—计算量大—出更优秀结果的概率增加—超算为人类的贡献也更大”的逻辑。樊春还提出,如果高性能计算免费的话,就需要一个跨学科的专家委员会来分配资源。不过他也认为,分配资源工作是非常耗费资源和精力的,协调的成本要“远远高于硬件的浪费”。一位高能物理应用领域的匿名用户认为,国内许多公共服务平台类的大科学装置采用的模式是,国家财政支持装置的运行经费,除企业用户外,装置不得向科研用户收费。用户提出机时申请,用户委员会对申请进行评审筛选。“事实上科研用户的经费也是从国家财政来的,倒一道手没什么意义。”他表示,“这种只管建设不管运行的模式未必是好模式。”一个问题是,如果相关主管部门对科研级超算应用实行免费或低价,超算行业还需要并行科技、阿里云超算这类企业吗?樊春认为,还是需要的。“这个行业虽然不如传统云计算获利空间大,但也的确有赚钱空间。”他建议,“超算云公司应该提升技术以及管理能力,努力提供更加便宜的资源、更优秀的服务吸引用户,拓展整个高性能计算行业。”

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反应堆工程技术研究部研究所副所长杨文在致辞时说道,高性能计算是衡量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标志,已成为国家之间的战略必争点和创新转型的利器;超算云的发布为广大科研用户构建了一个方便易用的云上科研工作环境,实现从计算全过程到应用发布的高效科学计算工作模式,让科学家更加聚焦到科研工作本身,为高性能计算在研发和应用方面提供有力支撑。

www.56.net 1www.56.net ,7月23日,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北京北龙超级云计算有限责任公司在北京举行“中国科技云·超算云”发布会,“中国科技云·超算云”正式运行并提供服务,这也标志着面向中国科技界的专有云“中国科技云”新添利器“超算云”,这将优化科研用户与超级计算机之间的网络互连,并进一步推动中国高性能计算的研发和应用。中新社记者 孙自法 摄

以高校、企业等单位来说,它们大多以自建超算集群的方式来使用超算,但自建需经历调研、选型、比价、采购、建设、部署、安防、资管、运维等漫长过程,且成本投入巨大,投入产出比较低。以200台服务器为例,综合土地、机房、硬件建设、电费、服务器、存储、高速互联网络、系统软件、运维、网络等各项成本,以及利用率,自建超算集群每核时总成本为0.2元,使用超算云服务每核时总成本为0.1元,也就是说,投入相同科研经费,使用超算云服务能产出2倍计算力。

www.56.net 2

必赢 ,2.高速的网络架构。中国科技云·超算云为用户架设高速专线网络,减少跳转节点,保障网络性能,同时为用户和超级计算机之间提供多网多链路连接,用户可以自动匹配或手动选择,优化与超级计算机之间的网络互连。

当天下午,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北京北龙超级云计算有限责任公司在北京举行“中国科技云·超算云”发布会称,高性能计算凭借巨大的数值计算和数据处理能力,被广泛应用于国民经济、国防建设和科技发展等重大课题中,正是在这一背景下,“中国科技云·超算云”应运而生。

陈健提到,计算研究和理论研究、实验研究一起被称为21世纪科学研究的三大支柱。超算作为计算研究的基础,不仅服务国家重大科研项目,也服务教育、气象、海洋、汽车制造、船舶、材料、人工智能、生物信息等应用领域的科学研究。

www.56.net 3

中新社北京7月23日电 面向中国科技界的专有云“中国科技云”23日新添利器,其“超算云”在北京正式发布并提供服务,这将优化科研用户与超级计算机之间的网络互连,并进一步推动中国高性能计算的研发和应用。